西方红案例解析 | 超级词语“西方红”诞生,这个名字至少能传播100年


“西方红”公司的超级符号+超级词语设计案例解析

2020年9月1日,Red'Focus深度品牌营销传播集群正式更名为西方红战略营销品牌咨询,简称:西方红咨询;背后主体公司依然是北京宏宇互动科技有限公司。

过去七年,创始人李显红和他的团队,一直深耕在中国本土营销领域,服务过百度、滴滴、小米、新华网、万达等在内100多家公司,亲自操刀了单个标的500万以上的项目,不少于30个,都取得了巨大的成功。

今天,我们正式宣布,品牌改名为:西方红。

改名理由有三:

1、过去的名字太难记住

2、过去的名字不具备传播性

3、营销和传播成本太高

这一次,我们自己给自己操刀。

品牌命名是百年大计,面对新升级的西方红品牌,西方红是如何使用超级词语战略的力量,把自身推向全球战略咨询公司的“C位”的呢?让我们先从品牌命名讲起。

品牌命名的第一原则是“成本”,为啥我们最终采用“西方红”这个名字,并且称它为“超级词语”。

因为它识别成本低、记忆成本低、传播成本都很低。

我们先来看“Red'Focus深度品牌营销传播集群”,这个名字最少有20个字符,而且是英文的,记住它的成本可想而知。

这些是我们之前品牌升级过程中,追求全球化陷入的泥坑,是挺高大上,但其实没理解“在中国说中文,在美国说英语”这叫全球化。我们还是一家中国营销公司,就不应该用英文命名,客户记不住,自己不好传播,违背了“命名”的第一原则,所以果断干掉,重新给品牌命名。

在取名的过程中,我们有四条原则:

1、字数只能是2个,或者不超过3个;

2、名字必须能找到母体基因;

3、被记住的成本是0,否则不合格;

4、名字不需要二次解释,就能被记住;

我们团队,第一步是把全球排名前50的品牌咨询公司名字,都搜集出来,然后去研究它们,结果很失望,没几个容易记住的。比如:科尔尼、德勤、贝恩等,显然不符合我们的四条原则。

第二步,我们又搜集了国内前50名的公司名,去研究它们,发现只有10%的名字容易记住,比如:小米、百度、阿里等,原因是名字要么有文化根源,要么是身边常见的东西。

然后我们又收集了部分教育公司,看到了俞敏洪的新东方,还故意去查询了名字来源,是因为俞敏洪创业前,所在的公司叫东方教育,所以就叫“新东方”,这个名字,还挺适合做营销咨询,而且“东方”是中国的学名,所有人都知道,但是我们不能用“新东方”。

讨论了一晚,还是没有答案。

第二天,我们又沿着新东方的名字,展开去搜索,结果找到了“东方红”这个词,发展这个名字,14亿都知道,《东方红》歌曲,所有小学生,都学过,所有大人都会唱,突然感觉灵感来了。甚至还有《东方红》舞蹈,《东方红》电影等。

毛泽东与东方红

中国第一颗人造卫星“东方红一号”

"东方红太阳升,中国出了个毛泽东..."太熟悉了!

我们继续研究,“东方红”这个名字,基本和伟大的毛主席挂钩了,而且还有东方红一号、东方红二号、东方红拖拉机、东方红电影等....

既然东方红,是超级词语,但是不能用,那么我们就叫“西方红”,如何?然后我们马上去找关联,网上有句“东方不红西方红”,这句话点燃了我的小宇宙,决定就是它了。

既然14亿人都能记住“东方红”,我们相信至少有7亿人能记住“西方红”这个词。翻遍中华5000年文明史,没有一家公司,能被7亿人记住的吧,而“西方红”公司,出生就注定是百年老店、千年老店。如果把这个店,开到全世界,全世界的人都能记住它。

所以,如果这都不是“超级词语”,什么才是超级词语呢。

所以,我们找到了一个,至少能传播100年的名字,它的文化根源就是“东方红”。

就这样,“西方红”词语正式确定为我们的新品牌名称。

为什么说这个词语,自带传播性呢?

因为“东方红”和“西方红”是冲突关系,借用叶茂中的话,冲突越大,越容易记住。另外,我们是一家中国品牌咨询公司,结果名字是“西方红”,其实也会带来很多争议和联想,反而容易被记住。

如果说品牌的命名是百年大计,那么超级符号依然是百年大计。

接下来,我们面临的问题是,如何品牌符号化,换句话说,如何用一个超级符号来降低用户记忆西方红这个词的成本。

这个过程,又整整是两天,创意反复被推翻。

东方红=东方升起的太阳

西方红=XXXX

做超级符号创意是,第一原理是“找到原力”,因为品牌是一种商业思想,更是一种文化现象。

既然,西方红是全世界人都能记住的名字,那么它对应的品牌符号,应该也是属于全世界的。

我们很快锁定了:太阳和红旗两个超级符号。

接下来,我们去找内在关联,西方红怎么用太阳的表示呢,这是个很难的题目,东方红太阳从东边升起,西方红太阳不可能从西边升起了,这个违反了常识,那么用日落去标识西方红吗,显然在中国文化中,落日表达的意思是“衰落”,所以马上推翻。

然后,我们用红旗来展开创意,发现不好表达,红旗≠西方红,显然很牵强,就放弃了,当然更不能拿国企来展开创意,这是非常忌讳的事情。

我们又回到了原点,重新思考我们自身,明确我们是一家中国本土的品牌公司,所以可以结合第二个超级符号,于是想到了“长城”,这个是中国的代表,闻名于世界。

所以,我们结合了两个超级符号“太阳”“长城”,展开了创意。

于是就产生了西方红的超级符号。

既然超级词语和超级符号诞生了,剩下的就是应用了。

就是将西方红的LOGO标志,引用到传播和营销中,有效建立品牌资产。

更多媒体应用就省了...

一个伟大的品牌就是一个伟大的超级符号,而一个符号有多少年的历史,就有多少年的未来。

太阳距今45.7亿年,长城最少2000年历史,那么西方红至少能传播2000年,我们说要做一个能传播100年的品牌,就很容易实现了。

本文总结

1、利用西方红词语战略,给品牌命名能传播100年的名字。

2、找到文化原力最强符号,太阳和长城,并且将其私有化。

3、基于设计成本原理,对设计的形象、结构、色彩进行调整,确保传播成本最低化。